当前位置:首页

具体到此次危机就是可安全飞行的火山灰浓度

2018-10-08 13:08

[1][2]下一页

其次,为了灾害来临时能迅速反应,应该建立相应的指挥管理系统,如此次危机就促使欧洲考虑加速建立统一的空中交通管理系统。

奥恩·本菲尔德灾害研究中心博士卡丽娜·费恩利说,她并不认为空管措施是反应过度。德国霍恩海姆大学的气象学家福尔克尔·武尔夫迈尔也表示,在没有任何能够用以衡量的标准时,封锁领空是正确的做法。

卡拉斯的急迫并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近日火山“喷势”逐渐减弱,但目前还是有大量火山灰停留在空中随风向飘移,英国苏格兰一些机场23日被迫再次关闭,此前一直处在上风处未受影响的冰岛首都附近国际机场也因风向改变而在23日关闭。此外,冰岛有100多座火山,其中活火山约为20个。将来一旦火山活动和风向再次发生巧合,火山灰的幽灵可能将重现欧洲上空。

果然,在20日欧洲逐步解除航空管制的同时,英国民航局等机构便提出一个新的安全标准,即认为只要空气中烟尘浓度不高于每立方米0.002克的标准,就不会对飞机引擎造成损害。在国际科研分工中,负责监控冰岛火山喷发烟尘的机构是英国气象局火山烟尘咨询中心,该中心已将这个新标准输入计算机模型,作出新的更合理的禁飞区预测。

最后,应该形成正确的灾害应对意识,明白科技既有力量也有不足,从而在面临自然灾害时既不盲目恐慌也不麻痹大意。

首先在科技方面,对于自然灾害中的关键因素,应建立一个合理的科学标准,具体到此次危机就是可安全飞行的火山灰浓度。

“火山灰危机”后,欧盟委员会负责交通事务的副主席西姆·卡拉斯23日表示,“没有统一的欧洲空中交通管理制度使我们难以应对这一危机”,他认为应加速实施“单一天空”计划,尽快建立能够快速反应、统一协调的欧洲航空应急机构。欧盟各成员国运输部长已定于5月4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会议,讨论相关事宜。

心急如焚的各大航空公司进行试飞的结果表明,飞机可以不受低浓度火山灰影响。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奥恩·本菲尔德灾害研究中心专家西蒙·戴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实际上完全可以“像饮用水中的污染物浓度标准一样”划出一条火山灰浓度的安全线。

欧洲议会此前已经通过了“单一天空”计划,以减少因欧洲各国空域狭窄且交通管制规则不同而导致的飞机绕行延误,以及相应的大量经济损失。不过,该计划原定于2012年才正式实施。

这个周末,欧洲上空的航班繁忙如常,前几天导致大面积禁飞的“火山灰危机”似乎已然远去。但是,正如那些尚未沉降的火山灰还停留在空中一样,欧洲在这场危机应对中暴露出的问题仍萦绕在人们心里。

为何此次冰岛火山爆发对欧洲航空业带来如此惨重的影响?应如何避免再次发生类似危机?“火山灰危机”提示我们,应该从科技、管理、灾害应对意识等方面入手,建立更加合理有效的应对自然灾害机制。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火山、地震、海啸……这些自然灾害在给人类带来痛苦的同时,也促使人们努力去寻找战胜它们的方法。相信此次欧洲“火山灰危机”也会使人们获得更多应对自然灾害的经验。

由于火山灰可能导致飞机引擎停转,此前许多航空管制机构和飞机制造商出于安全考虑,都声明飞行应该对火山灰“零容忍”。但在火山灰几乎散布整个欧洲的情况下,这种绝对安全的政策导致了近一周的大面积禁飞,欧洲航空业因此遭受的损失每天超过2亿美元。

在此次“火山灰危机”中,虽然各大航空公司强烈认为航空管制没有必要,但欧洲各国当局在找到新的科学标准前普遍没有放松警惕,坚持航空管制以保证乘客安全为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