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又例如在未分割的厨房(2015年)中

2019-07-08 04:08

1966年出生于挪威的拉斯埃林(larselling),在青年时期于挪威卑尔根国立艺术院接受欧洲传统绘画的教育。同时也受到当代绘画的影响,尤其是在德国当代著名画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richter)的“摄影绘画”的独特绘画风格的引导下,探索出以单色画面为主调的新绘画形式和方法。他以低饱和度的色调塑造了一批在具象与抽象之间的艺术作品,用超现实主义的叙述手法描绘出如真如幻的梦境故事。正如他自己所说:“绘画是一片自由的乐土,绘画是我的游戏——按我的规则,我独自可以让他开始,可以让他自我表现,可以控制住它,说到底一切都在我能力的掌控之中”。在图像文化新兴的多元化时代,以摄影为主体,电影、多媒体和设计为分支的图像大家庭正迅速的被我们的生活所接纳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之融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从拼贴画开始的最早的波普艺术,到利用广告、明星照片或是商业图标等图像语言运用到自己作品中的安迪沃霍尔,再到对照片或摄影素材为蓝本进行翻画的格哈德里希特等,都冲击着传统意义上的绘画模式,打破了图像与绘画之间的壁垒,在无形之间推动了艺术的发展和大众对艺术的理解。埃林也及时捕捉到了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必然趋势,他的绘画作品既继承了里希特的“摄影绘画”,又在图像与绘画的碰撞中找到了自己的新的语言。拉斯埃林的作品有着丰富的叙述手法,通过电影和摄影作为参考将不同顺序的人和物放在一起形成一个短暂的图像世界,用童话般的停滞的生命力创造出反对非具像语言的绘画,并在具象比喻和抽象元素的碰撞中产生了微妙的视觉画面。图像的转换在拉斯埃林的画面中是最为重要的灵魂。与里希特照搬式的“摄影绘画”不同的是埃林的作品虽然表面都采用了摄影的风格,但是他善于将照片中的事物有所取舍的重新排列组合并分区着色,在将图像进行转换的同时伴随着与里希特相似的笔触的刮擦技法,再加上坦培拉技法的运用使得体积感和视觉上的模糊同时存在形成梦幻般的画面,通过利用蛋液将水和油融合,让画面的色彩既有水性颜料的清透又同时拥有油性颜料的厚重感,这就在技法和形式上呈现出具象与抽象兼容一体的超现实主义意味。例如被删除的场景(2006年)描绘了一个瞬间捕捉到的潜水员的洗澡场景,他的身体吸收了光线变得几乎透明,而码头上的孩子们则被强烈的阳光所产生的阴影所吸收,淡黄绿色的色调,让这一主题带有一丝怀旧的色彩。这容易使人联想到时间让家庭相册中的记忆逐渐消失的规律。实际上这幅画中使用旧照片的痕迹是十分显眼的,可以看出这幅作品的画面更像是由一组闪烁并且短暂的瞬间的胶片组成,这一系列通过对图像进行分割和转换的方式,为画作增加了一种复杂的视觉体验,这也成为埃林之后创作的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例如来自陌生人的安慰(2014年)和未分离的化妆间(2014年)这两幅拉斯埃林近期的作品,前者是在后者的画面中以背景的方式出现,并且后者的画面中的人物和背景显然是由几张图像拼接在一起的。像这一系列的画作还有许多,例如秋天的落叶系列(2014年)中描绘的鸟儿,同时也出现在鸟的女儿(2015年)的画面中。这种以图像为源交互利用形成画面的方式,给画面增加了更多的生动性和趣味性,这也是拉斯埃林独有的艺术创作方式。梦境般的图像世界,是拉斯埃林的作品给观者的第一视觉感受。他利用并列图像的拼贴实现画面的迷离虚幻的梦境感,将画面的人物移位或进行抽象的处理,时而刻意塑造细节时而忽视细节刻画使人或物肆意的融合在一起,甚至分不清事物的具体形态,他用紊乱无序的笔触描绘出的画面,使人分不清置身与自己或是他人的梦境里。而刻意的留白也给观者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间去填补画面中缺失的部分,而观者心中独一无二的幻境也用另一种方式填补了为被描绘的画面。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梦被认为是人类最深刻的关于人类为何存在的思考源泉,在艺术的世界里梦是自由的,所以梦境对意识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意义。近年来埃林的所有作品都与超现实主义的思想形成了更加紧密的联系,这也反映在他对场景和物体的变形和对比中。在未完成的舞池(2014年)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占据了一半以上构图的舞蹈场景,这给人的印象是在黑夜中拍摄的一幅闪光的照片被剪掉了,两个跳舞的女人正在寻找另一个女人的身影,而这个女人已经被戏剧性的转变了,就好像她是被烟火或者其他的材料所吞噬,而不是艺术家的调色板上的颜料。又例如在未分割的厨房(2015年)中,画面中厨房的天花板被移走,芭蕾舞者在画面中翩然起舞,就好似空中的鸟在为舞者编排舞步一般,各种图像序列清晰地表达了他们自己的观点,但仍然有一种整体的感觉。就这样埃林用他对图像的不同方式的转换,营造出不一样的画面效果,也完整了观者心中各种不同的小梦境。综合以上分析来看,拉斯埃林对图像的转换方式是巧妙的感性的,并且具有感染力的包容性的特征。一方面他在坚守着传统的同时通过图像的转换和创新的技法探索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给当代艺术提供了新的可能;另一方面,从具象主义到抽象主义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距离,但在埃林的不断探索中,用他特殊的图像绘画形式在两者之间建立了一道沟通的桥梁,这对当代绘画艺术来说是一种历史性的跨越,这对我们的绘画创作具有积极的影响和重要的启示意义。